欢迎来到安博电竞注册网官方网站!
安博电竞 > 热门电竞 > 《刀塔自走棋》的爆火终究是昙花一现

《刀塔自走棋》的爆火终究是昙花一现

来源:安博电竞注册网 作者:安博电竞

  一年过去了,《刀塔自走棋》终究还是凉了下来。

  2019年1月4日,是《刀塔自走棋》正式在DOTA2游廊中上线的日子。现在算来,《刀塔自走棋》已经渡过了足足一年的时光了。

  这一年,对于《刀塔自走棋》以及其制作组——“巨鸟多多工作室”来说,极富戏剧性。若是以人作比,《刀塔自走棋》就仿佛一个一步登顶的暴发户,之后无论朝哪个方向怎么走,都只是在走下坡路。

《刀塔自走棋》的爆火终究是昙花一现

  造成这种局面的,有来自多方游戏商对新生自走棋市场的冲击;也有“巨鸟多多”为自身发展停滞不前所埋下的伏笔。不过就结果而言,《刀塔自走棋》就如同不再能赚取流量的“网红”一般,逐渐退回到它本应待在的位置。

  一年的时间不算长。但对于一款游戏而言,一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事。回首一年中,《刀塔自走棋》这一波三折的经历,也许可以窥见“自走棋”这一游戏模式,为何没有像《绝地求生》一样,演变出一个大游戏分类的原因。

  异军突起

  自TI7上便被公布的Valve卡牌新作——《Artifact》,在Steam上线不到一周就遭遇到了“在线人数危机”,流失玩家数量接近60%。这个以DOTA2为世界背景的游戏,并没能成功地站在DOTA2这个巨人的肩上。与之相反,一款于DOTA2游廊中诞生的小游戏——《刀塔自走棋》,反而获得了更多刀塔玩家的青睐。

《刀塔自走棋》的爆火终究是昙花一现

  《刀塔自走棋》借鉴了如《战三国》之类魔兽RPG游戏的玩法,并对规则和设定进行了拓展和延伸。其“八人同时在线竞技”、“共用卡池”、“三个相同低级单位合成一个高级单位”、“金钱的获取,使用和利息”等设计,成为了后来诸多自走棋游戏的通用模板。游戏上手简单,运气与实力并重。高手靠能力可以技压群雄,新手也能依靠运气大杀四方。

《刀塔自走棋》的爆火终究是昙花一现

  这样一看,《刀塔自走棋》似乎就是DOTA2游廊中较为出色的小游戏之一,能否像《丛林肉搏》那样红火一时尚且两说,更没人会想到,《刀塔自走棋》会与当年把DOTA2服务器顶炸的《东方梦符祭》那样,再一次让玩家体验到DOTA2无限“正在与服务器链接”的恐惧。

  但《刀塔自走棋》做到了这一步,并且比《东方梦符祭》走得更远。尽管“炸服”的情况令DOTA2匹配玩家和下棋玩家之间火药味重重,但DOTA2借此一举再次达成同时在线人数突破百万的盛况。

《刀塔自走棋》的爆火终究是昙花一现

  而《刀塔自走棋》也在DOTA2游廊中,获得了超过70万的订阅量,以及10万人同时在线,这一很多网游都没能实现的目标。

  有些意外地,《刀塔自走棋》成为了2019年开年最火爆的游戏,就连后来异军突起的《APEX英雄》,其在国内的火爆程度也难以匹敌“烧”了一个月的《刀塔自走棋》。

  但该怎样发展,成为了摆在《刀塔自走棋》和巨鸟多多工作室眼前的关键问题。如果不能趁着这股热劲将《刀塔自走棋》推出去,等待着这款游戏,只有热度过后的玩家流失和市场萎缩。

  数谋出路

  巨鸟多多工作室想到的第一个方法,就是将《刀塔自走棋》“电竞化”。

  最先与巨鸟多多合作,并开启《刀塔自走棋》比赛的,是斗鱼TV。原因有二,一是因为斗鱼作为国内顶尖的直播平台,其用户数量巨大,影响面足够广;二是斗鱼TV的DOTA2版块,在全直播平台中份量最重。事实上,正是不少斗鱼用户在看到DOTA2主播玩《刀塔自走棋》后,才成为了“下棋选手”。

《刀塔自走棋》的爆火终究是昙花一现

  于是斗鱼平台的“刀塔自走棋,寻找‘棋技哥’”比赛顺利召开。这也为后来越来越多的《刀塔自走棋》比赛打下基础。但是这样的比赛,始终没能产出大规模的比赛。大部分都相当于普通网吧赛的规模。

  另一个方向,也是大部分玩家都能猜到的,就是往移动端上发展。毕竟像《刀塔自走棋》这种玩法的游戏,除了单局时间长点外,其他部分都和手游完美契合。巨鸟多多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,多次暗示会推出手机版《刀塔自走棋》。但是与谁合作,一直是个问题。

《刀塔自走棋》的爆火终究是昙花一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