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安博电竞注册网官方网站!
安博电竞 > 热门电竞 > 我的青春就是DOTA!BurNIng的DOTA梦

我的青春就是DOTA!BurNIng的DOTA梦

来源:安博电竞注册网 作者:安博电竞

“我的青春就是DOTA。”

2014年8月,BurNIng结束了他的第3次Ti(DOTA2国际邀请赛)旅程后,在退役公告中写下了这句话。那年他26岁,对于一个电竞选手来说已经算是高龄,但BurNIng希望退役这件事对于他来说,只是逗号,不是句号。

这次退役显然没有成为句号。他随后在职业战队担任教练,坐过解说席解说比赛,找到几位志同道合的退役选手组了支娱乐队,结果却与职业战队打的不相上下,最终选择复出又打了几年比赛。

虽然他是敌法师冠名者,被玩家称为最好的Carry之一,也曾在DotA时代一年十冠,但进入DOTA 2的时代后,每年一次的Ti成了BurNIng的心魔——他至今没有拿到过这项赛事冠军。

BurNIng告诉我:“之所以现在组建Aster电竞俱乐部,是希望用另一种方式圆梦。”

1

穿过两道门禁,经过四个保安的询问,我走进了上海浦东的一处住宅区,BurNIng创建的Aster电竞俱乐部基地就在这里。

打开基地大门,左手边的训练区只有两名队员在练习,右手边是俱乐部大厅,BurNIng正坐在桌子旁吃着外卖。不到5分钟,BurNIng匆匆结束了这顿晚餐。他带我穿过一道走廊,来到他平时直播和休息的房间。

我的青春就是DOTA!BurNIng的DOTA梦

这是一个不太私密的个人空间,房间内摆放着电脑、电竞椅以及一张床,但却没有一扇门与外面的大厅分隔,采访过程中偶尔还会听到一墙之隔的队员,讨论比赛的声音。BurNIng示意我坐在电竞椅上,他自己则是盘起腿坐在了旁边的床上,看上去似乎有些疲惫。

我与BurNIng的对话就从这里开始了。

2

对于从DotA时代就开启职业生涯的BurNIng来说,每年一届的DOTA2国际邀请赛,已经成为他生命中无法抹去的痕迹。在DotA向DOTA2过渡的2011年,V社举办了第一届Ti,我问BurNIng当时对V社办的这项赛事有怎样的认知,他的回答是“没有认知”。

“没有认知,而且觉得有点不靠谱,因为奖金实在是太夸张了。那时候在中国举办的比赛最多也就20万元,突然听到一个比赛冠军奖金100万美元,相当于人民币六七百万,就觉得有点不现实。”

BurNIng当时是DK战队成员,这支战队在DotA赛事中具有很强的实力。即便如此,听闻V社举办了这样一项新赛事后,他与队友甚至都没有去下载DOTA2,更别提进行专门的练习。

“因为DotA的时代就是会有这种很不靠谱的比赛,有很多比赛奖金过了一两年一点消息没有,到最后不发奖金都是很常见的。2011年有个比赛我拿了冠军,到现在奖金都没给我,所以当时会觉得Ti的奖金可能都发不了。”

我的青春就是DOTA!BurNIng的DOTA梦

就是这样一个奖金高到不太现实的比赛,在日后成了电竞发展的一股强大推力。围绕Ti的赛事体系不断完善,越来越多的战队参与其中,高昂的奖金甚至吸引了众多传统媒体的关注,伴随着直播时代来临,电竞群体愈发壮大,职业选手的收入也今非昔比。

BurNIng很直白的用两个词概括Ti的意义——荣誉,金钱。如果没有电竞,没有Ti,BurNIng不知道自己现在会是在干什么。这几年电竞圈的收入确实比以前多了,这让BurNIng觉得“生活质量提高了,能养活父母,养活孩子。不像以前那样压力山大,以前想到结婚、买房这些问题,总会头皮发麻。”

3

BurNIng回忆起最初“压力山大”的时光,称家人对他成为职业选手这件事极力反对,觉得他只是在打游戏,干这行没有什么前途。

以那时的环境来看,家人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。电竞赛事发展并不成熟的2006年,BurNIng爱上了当时还是主流电竞项目的WAR3,但一心想要打职业的他,却对如何成为职业选手感到迷惑。

BurNIng在论坛发帖,向与他同岁但已经小有名气的职业选手TED请教,问怎样才能被职业战队选上。他在帖子里面说自己“荒废了学业,也背弃了关心我的人,只想告诉他们我玩WAR3没有错。”

当时尚未被金钱环绕的电竞圈,看来更加纯粹。我问BurNIng最初打职业的目标是什么时,他抬头看了看天花板,想了想说:“没什么目标吧,就觉得想多赢些比赛,多赢些冠军,没想太多,喜欢打比赛时的感觉。”

他离开家,坐了三个小时的火车,来到一家网吧,那里管吃管住,但是不发工资,BurNIng在这里开始当起了WAR3的半职业选手,但未来成就他的是以此为基础的DotA。